catfight

算是一个避难所吧~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新人报道,新人报道,求升级!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新人报道,新人报道,求升级! 于 周四 九月 27, 2018 12:23 pm

shangui


YIN虫
新人报道求审核通过!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个!
她小心翼翼地进入树林,暗中戒备提防,但由极乐妖君所布置的"五行催情阵之妖木淫林"
,更是非同小可,似松非柏的妖木上的疙瘩释放出极强烈的气体***,药力化为游丝在无形中潜入沐真真的体内。
困在阵法中的沐真真不知走了多久、多远,也不知衣裳被树枝树叶勾破了多少处,更未发觉锐利如刃的桠枝每次勾破的地方都不同而且一点未伤到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慢慢地浑身燥热起来,一缕情丝从丹田处涌起上生散发全身,化作慾火雄雄地焚烧沐真真的神秘花园,她强自运转内力压制体内的***却如同江河入海一般毫无用处,沐真真无力地用手轻轻搓揉,让阴户流出***来救火,可是***浇在慾火上不但救火失败反而火上加油,慾火将沐真真雪白的肌肤煎熬得泛起粉红色,一身功力元劲好像渐渐离自己远去。

沐真真乏力的瘫软在地上,仅存三分神智。
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一双温暖的玉手滑入沐真真的衣内,迅速而温柔地替沐真真轻解罗衫,「雪中雁」沐真真便浑身赤裸地令来人大饱眼福。一向清冷自矜的沐真真媚眼汪汪地射出炽热情火望向眼前人,没想到正肆意轻薄自己的人,竟然就是徒儿江雨婷。

江雨婷温柔地摩挲着沐真真胸前那双圆硕的美乳,含笑问道:「师父,你怎么了?」沐真真一手赶紧抱胸遮住双峰、一手向下掩盖湿润的***。讶异地看着江雨婷从阴户中突起的阳具,俏脸发烫害羞地说:「雨婷,求求你,不要再看师父。」

「师父,你这么好看,我实在舍不得不看,但要我不看也行,师父,你要让我亲一口。」
沐真真无奈地点头答应,江雨婷立刻吻上了她娇艳的红唇,江雨婷放肆地长驱直入舔舐着沐真真口中的每一个角落,沐真真甜美的香舌羞涩地反应着,不自觉间已经和江雨婷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忘情地吸吮她的唾液。

一吻之下沐真真越发意乱情迷,药力加紧摧残她仅存的心智,慾火难耐地扭动已一丝不挂的娇躯,江雨婷不安份的右手为趁虚而入握住了沐真真白玉无暇的乳房轻轻揉捏,洁白的玉乳上两粒粉红色的蓓蕾充血挺起,而她的左手也未闲置,顺着沐真真滑嫩的小腹溜入腿间,在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翘臀之间游移不定、爱怜地抚摸。

忽然沐真真觉得下身传来一阵奇妙的触感,原来是江雨婷修长的手指探入了从无人闯进的处女地,一股由充实、饱满、害羞、耻辱混合而成的感觉猛烈地刺激着沐真真的身体。

「不可以,那里不可以。」沐真真用尽灵台最后的清明来拒绝江雨婷更进一步的侵犯。
但是沐真真的秘洞在江雨婷持续地抽插抠挖下不断地流出***,她的心神因为江雨婷的挑情手段一点一点消散。
很快沐真真开始无耻地摇动湿黏的***,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娇喘,妙目半闭半启的看着江雨婷彷彿在期待什么。
江雨婷耸起硬挺许久的***,然后分开沐真真的一双玉腿,让***轻轻磨蹭如同花瓣一般呈现淡粉红色的阴唇,使沐真真感到格外骚痒难耐,而她还嘲讽地问沐真真:「真是***的女人呀,你真的是我那被称作冰山美人的师父吗?」

「你不要再说了……我……我……」沐真真羞耻地别过头去不知如何是好。
江雨婷凑到沐真真耳旁像是偷情般细语道:「师父,你想要吗?」
已经被慾火尽数摧毁理智的沐真真在肉洞的主宰下连连点头说:「我…我要…快…快进来吧!!」   
「请师父接招。」江雨婷将她抱起,然后一挺腰,粗大的肉棒便插进了沐真真的处女穴,藉着***的润滑由肉棒带来得充实感涨裂了沐真真的***儿,处子落红和爱液一同从阴道流出,沐真真守了三十年的贞操就这样毫无保留的献给了江雨婷。

沐真真的纤纤玉指抓着身上人的水蛇蛮腰,随着她的激烈抽插送上自己的身子。江雨婷那条又粗又长的肉棒每一下都重重地顶中花心,使得沐真真浑身酥软畅快,她顺着江雨婷的动作疯狂地扭挺蜂腰摇摆迎送,沐真真双手紧抱的雨婷颈部,浪声淫叫不绝:「爽死我了…快…再来……噢…好舒服……快活死了!!!」

一发不可收拾的慾念让沐真真不再是冰山美人"雪中雁",她热情如火的缠着江雨婷,双乳一上一下摇晃出阵阵奶浪,丰满的玉臀浪荡地转动配合江雨婷的猛烈攻势,让她能越插越深,自己也能尝到更加甜美的滋味。

突然沐真真浑身一颤,张开樱唇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声音,元阴随着阴精痛快一洩而出,给江雨婷以极乐魔功纳入自身,再使劲一顶让混有极乐魔气的火热精液悉数射进沐真真的子宫里。

达到高潮的巅峰后,沐真真心中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慰在体内扩散开来,被征服的她柔顺地枕在江雨婷丰盈的美乳上,沉醉于性爱的满足。
4.抽魂换魄
明月高挂天空,已是亥时中。在妖木淫林的包围下,极乐璇宫里,两具曼妙的胴体在一张大床上激烈的交欢,江雨婷一下下旋磨刮钻,邪淫地着沐真真的小***将她推上一波波高潮。

「好…好热…好硬…美死人家了…喔…再……再来…再用力些……对就是那里……再用力些……求求你…再用力些……好…好棒啊…再插深一点…喔…喔…我要死了啦!!」沐真真娇媚地摇动纤腰,骚浪地呻吟渴求更进一步的侵犯。连续三个时辰的奸淫,沐真真的羞耻心已经悉数丧失,现在的她只希望永远沉醉在江雨婷在***越来越深入的抽插之中。

「啊…」沐真真再一次狂洩阴精,剧烈的快感使她酥茫茫地依偎在江雨婷身上。
「师父,美吗?」
沐真真轻握粉拳敲在江雨婷的藕臂上,不依道:「我们都什么关系了?还叫我师父。」
江雨婷故作天真疑道:「咦?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对了,我们的确已经发生了很多次"关系"。」
「你这人………」沐真真的脸羞红地好似落日夕阳一般。
江雨婷爱怜地搂着怀中玉人,细语道:「我的小真真,你舒坦吗?」
「爽死人家了啦。」
「既然子时都还没到,我们就再来一回合吧!」江雨婷淫笑着在沐真真涨红的乳尖上轻轻一捏。
「还来!你要弄死人家呀。」但是沐真真一想起刚刚那种美妙的滋味,就有一股强烈的愉悦由阴户窜上大脑,胯下又变成湿淋淋的了,她从头到脚都变成了江雨婷的玩物了。

「快来吧…小真真好想要……用你的宝贝…来奸死我吧……」
就在极乐妖君不停地奸淫沐真真时,潜藏在心灵深处的另一个江雨婷也充分享受到沐真真又紧又窄的嫩屄所带来的快感,藉由极乐妖君的阴茎持续地抽送,江雨婷见到原本高高在上的师父狂乱地摆动***来配合肉棒更猛烈的抽插,心中无法抑制地感到刺激兴奋。

大约一柱香时间后,沐真真浑身不停颤抖,脸上身上泛出***妖艳的桃红色,用一双修长的玉腿无耻地夹紧极乐妖君的腰部,挺起美臀让***紧紧地套住肉棒将阴精全洩在***上昏死过去。

极乐妖君温柔地抚摸着沐真真湿透的胴体,看着她脸上那满足的神情,问着心中的江雨婷说:「怎样,了自己的师父有什么感想?很爽吧!」
江雨婷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支吾不语。
「哈哈…小雨婷只要你乖乖的,除了你师父之外,还有武林十大美女在等着你呢!哈哈…」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便过,在这三个月之中极乐妖君已经顺利将极乐魔功提升至第六重的境界,而沐真真也在大肉棒的蹂躏下先被昏再被干醒无数次,现在的她只是以肉棒为生的雌兽,在江雨婷胯下任她亵玩以贪求更多欢悦成了她最重要的生存目标。

这一天,江雨婷再次采补了沐真真丰厚的阴元后将肉棒从沐真真的***拔出,然后终于畅顺地将极乐魔功运至阴茎使其逐渐转化成当年曾征服无数女子的"妖茎"。
沐真真双眼迷离地望着乌黑粗长的妖茎不知所措,江雨婷媚笑一声命道:「小真真,过来含着它。」
雄壮的妖茎耸立在眼前,沐真真慢慢跪下去张开她的樱桃小嘴,伸出香舌碰触一下***,再由阴囊一路向上舔舐,才用嘴唇轻轻含住***吸吮,江雨婷也不放过机会伸手握住沐真真的坚挺香乳开始搓揉,微热的掌心环着乳晕渐渐紧捏最敏感的粉红色蓓蕾,沐真真感觉一道刺激的电流自胸脯散入全身,她一口将整根妖茎深深的吞进嘴里进行活塞运动。

滑嫩的香舌在妖茎上下来回地舔着,此时江雨婷淫秽地说:「小真真注意好,我要射了。」话才说完,妖茎已开始喷射,第一波浓稠的滚烫精液直接灌入沐真真的喉咙里,然后江雨婷将妖茎从她的小嘴抽出,把大量的精液分别射在沐真真的头发、额头、脸、双峰、小腹、阴户、大腿上。

江雨婷用手指将在沐真真身上的腥白的精液由头到脚画成一个特殊而邪恶的符印,疾喝一声:「一精化三血,抽魂换魄。」
满布在沐真真周身上下的精液一刹那间全被她雪白的肌肤所吸收,她的双眼透露出和江雨婷相同的淫慾紫芒。
5.离开璇宫
极乐璇宫中两具赤裸的胴体正在激烈交缠,沐真真骑坐在江雨婷黑长的妖茎上不住摇臀摆腰,让***用力地夹住江雨婷的肉棒,高声淫叫
:「进来,再插深一点,我还要。」
「你还真贪心呀。」江雨婷淫笑道,才说完一挺细腰,让妖茎深深地插入沐真真湿滑的肉屄,***紧紧顶着沐真真敏感的花心,更卖力的插弄起来,沐真真兴奋的大叫:「对…对…就是这样!啊!啊!好棒!就是这样!!!」下身的肉缝儿紧含着那巨大的肉棒套弄,江雨婷一手用力地揉搓着沐真真高挺的乳房,一手握住沐真真丰满的臀部,上下插送起来,「嗯……好棒…嗯…美死我了…」沐真真媚眼如丝望着江雨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事情呀,我要…要快活死啦…」

妖茎抽送的动作渐渐加快,将沐真真得高潮连连,阴精连洩五、六次后,江雨婷才一阵高潮把大量的精液直灌进沐真真的子宫内。
「好棒呀!婷妹妹好厉害、好强喔…」沐真真依偎在江雨婷怀中轻声言道。
「受不了吗?要不要我弱一些呢?」江雨婷搂着怀中玉人调笑道。
「不要,不要,那玩意是越强越好、越长越棒,弱了会渴死我的。」
「你不怕受不了吗?」
「受不了就多找些姐妹来一起受呀。」
江雨婷在沐真真艳丽的脸庞上亲一口:「就是不知道小真真有什么好介绍?」
沐真真不依道:「婷妹妹你坏死了,把我当老鸨娼妇啊,我不理你了!」
靠在江雨婷身上的沐真真佯怒起身,竟忘了云雨初过浑身乏力,才站起来就双脚一软又压到江雨婷柔软的娇躯上。
「啊!痛死了!」
见到江雨婷作出痛苦的神情,沐真真慌乱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婷妹妹、婷妹妹你没事吧!」
「痛死我了!除非……除非……」
「除非怎样?」沐真真问道。
「除非…你替我找更多女人来帮我练极乐功,噗嗤!」江雨婷轻声一笑,原来她都是假装的。
「绕个大圈子还是要说这个呀,好啦、好啦,我帮你就是了。」沐真真俏眼横瞪着江雨婷无奈地说。
「啪!」响亮一声,江雨婷在沐真真丰满的翘臀上重重地拍一下说:「去洗个澡吧,看你浑身臭汗的。」
「什么浑身臭汗,这叫香汗淋漓,我去洗澡了。」沐真真缓缓起身娇媚万分地横了江雨婷一眼才慢慢走去澡堂。
望着沐真真曼妙生姿的背影,极乐妖君诡异一笑:「看来我这次抽魂换魄很成功,她已经变成个十足的***了,不过也蛮可惜的……」
「可惜什么?……你刚才到底对师父做什么?」隐藏在心中的江雨婷问道。
极乐妖君淫淫笑道:「抽魂换魄,就是我用精液重新塑造灵魂,因为我之前对她采补的太凶了,所以不经意对她造成了意识上的伤害,我不想重生后的第一个女人就像布娃娃一样,因此才用抽魂换魄帮她重建意识,可惜的是抽魂换魄后她完全变成淫娃,无法让我再次享受一下强奸「雪中雁」的快感。」

「你……你……你这个恶魔。」
「我是恶魔,那你也是恶魔,你和我一起奸师父的时候,我可没见过你有什么正义感。」
「我……我……」
「还我…我…我什么,爽都爽了,就跟着我继续去爽更多美女吧」
「不,我不能再随着你荒唐下去。」江雨婷竭力反抗着极乐妖君。
「你以为这一切还由你决定吗?」极乐妖君运起魔功将江雨婷的心智压制下去冷冷地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完全吞噬的。」
结束了心灵交谈,洗完澡的沐真真散发一身香气走进房间,江雨婷一张手将她揽入怀中,沐真真腻在江雨婷胸脯里说:「婷妹妹我想通了,我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能让你尽兴的,我知道你对武林十大美女有兴趣,而除了我之外正好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就介绍她给你吧!」

「喔!你要介绍谁?」江雨婷搂着沐真真轻启香唇问道。
「云袖双环姚美仙。」
6.绿液魔晶
云袖双环姚美仙,出身点苍派,是现任点苍派的师妹,擅使一双寒玉环,武林十大美女中名列第八位,当初沐真真行走江湖时以冷言冷语冷心出名,但她仍有一个知心手帕交,就是姚美仙。

沐真真退隐巫山彩霞谷后不久,姚美仙也嫁人了,令人意外的是云袖双环并非嫁给什么武林少侠或刀皇剑帝,而是依父母之命嫁给了家乡的大财主,与姚美仙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王良,王良靠经营盐业兴起家财万贯、田地千顷,荣华富贵之处与王公贵族相比亦过之而无不及,难得的是在婚后他也不禁止姚美仙涉入江湖之事,但可惜的是婚后才三年一场瘟疫就夺走了姚美仙一家所有人的生命,阖府中仅姚美仙一人因有习练武功,身体强健逃过一劫外其他人包括她挚爱的丈夫全都在这场瘟疫中病逝。

听完沐真真对姚美仙的叙述,江雨婷决定如何针对姚美仙布置一张天罗地网。
「好恐怖呀!这是什么?」只穿着一衫薄纱的沐真真望着丹炉绿稠稠、黏呼呼的浓液问道。
「你可别小看它,它就是五行催情阵中的"绿液魔晶",当年曾助我对付不少女子,就连许多深闺寡妇试了之后都欲罢不能,是五行催情阵中最凶猛的一种。」江雨婷接着又问道:「先别说这个,小真真,我要你送的信……」

「婷妹妹你放心,我已经托山下的信客替我送信给美仙姐,从金陵坐船,大约半个月后她应该就会到彩霞谷了。」接着又问:「婷妹妹你这"绿液魔晶"到底是如何弄出来的?怎么我才下山上山半天时间你就变出一大炉这玩意?告诉我嘛!」

「嘻…其实这"绿液魔晶"最主要材料可是你做的。」
「我做的?」沐真真满脸疑惑地看着江雨婷。
「"绿液魔晶"的母体其实就是用你下面的花蜜加上各种强烈***再以术法炼化出的妖灵,现在只要再加上我的阳精就大功告成了。」江雨婷不怀好意地妙目流转到沐真真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我的小真真不会让婷妹妹自渎这么可怜吧。」

「你坏死了。」沐真真一声娇叱,便脱去身上仅存的紫色薄纱投入江雨婷怀中任她亵玩。
半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一天晌午,日正中天,微风飘摇,巫山下正有一行三名女子要上山来。
「夫人,这里就是彩霞谷吗?满山满野都开满花儿,好美呀!」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裳的女孩问道。
另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孩也接口道:「对呀!而且这红云紫烟就在身边围绕,让人觉得好像在仙境一样。」
此时走在后方一身天蓝色高贵装扮的美艳少妇轻启樱唇说:「不错这里就是彩霞谷,春歌、秋吟你们等会可别失了礼数。」
「是,夫人。」两名少女异口同声道。
就在此时一条矫健的身影由谷中飞跃而出,来到三人面前一揖道:「仙姨你好,我是彩霞谷门下的江雨婷,我师父命我在此久候了。」
那名美艳少妇略略回礼道:「侄女不用客气。」然后先指向穿鹅黄色衣裳的少女,再指向一旁穿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孩说:「她们是我的侍女春歌、秋吟。」
「两位妹妹好。」江雨婷细细打量眼前的姚美仙与春歌、秋吟二女,姚美仙果然人如其名,活脱脱是个美艳仙子,一身细腻的白嫩肌肤,胸前悬挂着一双高挺且弹性十足的巨乳,迎风可折的纤盈细腰,结实又圆润的美臀,娇容艳可羞花,另外春歌、秋吟则都是一双修长***的俏可人,纤细的腰身,丰盈高挺的乳房,还有两人都散发着一身火热的青春气息,若非她明知时机未到,运功硬是压制***的分身,粗大的肉棒定会撑起裙子搭蒙古包。

「三位请跟我来。」江雨婷一番心战后才放弃冲上去撕破她们衣服的想法依计划行事。
7.沉沦魔沼
彩霞谷内的一个小水潭旁沐真真将手中的小瓷瓶里的绿液魔晶倒入其中,慢慢地小水潭起了变化,一个泡泡一个泡泡咕噜咕噜地涌浮现。
小水潭里的水被绿液魔晶同化,越来越多绿液魔晶由水潭涌出,沐真真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随着江雨婷进入的姚美仙与春歌、秋吟都未发觉现在自己是正被领向陷阱的猎物,沿着彩霞谷的小道曲径,江雨婷带着三人逐步接近那充满绿液魔晶的小水潭,原本清澈如镜的小水潭已经完全变成由绿液魔晶占据的碧绿沼泽。

见到了诡异的深绿色沼泽,姚美仙隐约感到不对,此时春歌尖叫一声:「这个池子好可怕呀!」
姚美仙连忙向江雨婷问道:「侄女,彩霞谷内何时多了这令人生厌的沼泽?」
「我……我也不知道。」江雨婷佯装惊慌应道。
忽然沼泽中飞出数条像章鱼触手的绿色晶体,快速地往四人伸去,江雨婷和姚美仙先后使出轻功闪开,但不谙武艺的春歌、秋吟两女皆躲避不及四肢都被这像绳索的长条状绿色晶体缠住手脚和颈部并迅雷不及掩耳地将两女拖入沼泽深处。

眼见一向贴心服侍自己的婢女被拉进沼中,因为突如其来的情形而一时不知所措的姚美仙想要赶去相救,但却不知何从救起,只好回头向江雨婷问说:「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雨婷尚未回答,沼泽中又飞出更多的触手袭向两人,姚美仙如同本能反应一般从怀中取出她成名江湖的寒玉环挡架这又软又柔、由各种刁钻角度攻来的触手。
  姚美仙的寒玉环圆转四方尽力防护,但是绿色的晶莹触手醉翁之意不在酒并非真要攻击,诡异的触手都集中向三点重要部位侵犯,因此姚美仙也是边战边避、越战越退。

被拖入沼泽里的春歌感觉有异物正隔着衣物摩擦着那敏感的地方,双峰也被卷住用力搓揉,一阵阵的特异电流从三角地带钻入娇躯,让她一点一滴失去挣扎的力气,春歌勉强张眼向前望去,不料竟看到秋吟一丝不挂地任那些东西玩弄私处,那些触手似乎能感应到春歌的内心停止了动作转而将她一身衣物脱去
,不一会儿才见到秋吟裸体的春歌,也被扒得赤条条的让秋吟收入眼簾。   
这时触手开始更加剧烈的刺激两人的私处,代表快感的***不断地由***中流出,顺着湿透的阴道,触手伸入阴户更深处慢慢地在肉壁里注射绿色的汁液。   
混着***的绿色汁液被两女的子宫完全吸收,药力直接从肉洞化入体内,慾火更是奔放难抑,俏丽的的胴体浪荡地扭摇着,嘴角上扬微微挂着娇媚的淫笑。   
但就在她们渴望触手更强烈地进军她们的***时,绿色的触手突然全军撤退,原来充实的***乍变空虚,春歌和秋吟一起大呼:「不要……不要拔出来。」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愿,何况她们只是戏台上任人摆布的傀儡而已。

两个少女娇艳的双唇互相接吻,秋吟主动用舌头缠绕着春歌的丁香小舌,来回吸吮着对方的香甜唾液,春歌***地把丰盈的一双巨乳巷压向秋吟雪白的乳房上磨蹭着,还伸出小手握住她的尖筍形奶子并揉弄那上面的嫣红乳头,秋吟亦不甘示弱在春歌细嫩的圆臀摸上一把,并将食指和中指并拢用力插进她下身湿淋淋的***肉洞。

受到秋吟的手指激烈地又挖又抠,一阵阵的淫汁从春歌的***里不断的流出,性爱带来的酸软使她不自主地微微颤抖着,细腰不停的扭摆着。但秋吟仍不打算放过她,灵活的舌头轻舐春歌的耳垂,画着圆圈由粉颈滑到殷红的乳晕上。

春歌伸出手来搭上秋吟的香肩,也把自己纤细的手指插入对面的肉洞抽插挖抠,由侵略者一改为被侵略者的秋吟不顾廉耻地用她稚嫩的声音连连浪叫:「好……好舒服……啊……我不行了……人家要洩了……啊…」

「好啊……坏秋吟明明是你先来弄人家…还……还恶人先……先……告状…叫得比我还大声…啊……手指不要转了…要……要插坏了啦……」春歌见秋吟叫得这么爽,也学她张开小嘴激烈地娇喘。

两人忘情地摩擦着彼此的裸体,肉洞强烈地收缩紧紧夹住对方细长的手指,双双登上高潮的顶峰,洩出一股股阴精。
8.淫浪双姝
才达到的高潮尚未退去,春歌、秋吟又感觉到下身的***开始麻痒了,这一次更热更痒,两女的身体彷彿已不受大脑的控制,自顾自地张开双腿将原本插在对方***中的手指拔出,掉转枪头插入自己的***中,但是随着手指越来越快的抽送,小屄反而越来越痒。

一直躲在暗处窥看两女的江雨婷看到时候差不多了,纤细的身体便挺着粗大的肉棒走到春歌、秋吟的面前来,准备好好快活一番。
「啊…***…痒…痒…嗯…好…好痒啊……」春歌感觉自己无论如何卖力用手指抽插***都不能得到快慰,见到同样赤裸裸的江雨婷顶着一条粗大的***走过来,她迷惑地望向江雨婷,但此时此境她也无能多想。

「帮…帮我…止…止…痒……」春歌顺着肉体的渴求吐出这几个字,便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江雨婷一声淫笑道:「先别急,小春歌来替我含一下肉棒。」江雨婷将她粗大肉棒贴近春歌那秀丽的脸庞,而春歌也只好顺从她张开小嘴将雄伟的肉棒含入嘴中,用艳红的小香舌缠绕住***圆滑地画圈并鼓动香腮套弄阴茎,努力地吮吸挤压。

一会儿功夫后,春歌吐出了肉棒,不料才松口,被唾液沾湿发亮的肉棒就让另两片樱唇抢去了,原来是刚才在一旁看戏的秋吟。
秋吟拨开披肩的乌黑长发,雨婷也顺势将***顶向的秋吟嘴边,一张嘴就将粗壮的***含进口中吸了起来,秋吟吸住雨婷的两颗睪丸然后在由下往上舔,好似吃得津津有味一样,而春歌见到肉棒被抢走了,心有不甘又伸出舌头来抢,两个少女就想两只抢吃肉骨头的小母狗争先替江雨婷***。

「嗯…刚才是小春歌先来帮我含的,我就先你。」雨婷把春歌的双腿扳开,再一挺腰就将那根肉棒插进了春歌未经人事的火热***中,春歌感到一阵隐隐的刺痛,她的处女膜已经被江雨婷的***穿破了,两道处女的鲜血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但是因为极乐魔气的影响下春歌破瓜的痛苦反而变成另类的刺激,江雨婷双手抱住春歌的细腰,下身的粗大肉棒便开始用力地猛烈的抽插硬干,江雨婷一下抽出再一下插入,丝毫不理会春歌还是第一次交媾。

「啊!……啊啊……好棒…嗯嗯……好烫……你下面的东西……好烫喔…烫得我好…好…舒服…」春歌使劲叫着,那撩人的声音随着江雨婷的活塞运动越转高昂,春歌更是半开着小嘴忘形地浪叫。

接着雨婷将她的一双粉腿抬起来扛在肩上,一双魔爪肆无忌惮地捏揉春歌的雪白双乳,***那坚硬胜铁的分身全部连根都插入了肉洞内更勇猛地插弄把春歌得不知自己是生是死。

「啊……你的大肉棒……好厉害………快要顶死人家了……春歌…春歌要死了在你…你的大肉棒上了…」
突然,春歌紧小的肉洞一阵强力收缩,澎湃的***从肉洞深处喷出全溅在雨婷的***上。
「啊……哦…人家的肉洞要……要被干穿了……啦……不要…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要被你玩……玩死了啦……」春歌如癡如醉地半闭媚眼连连娇喘,不断扭转翘臀来配合江雨婷再一次一下接着一下的狠狠硬干,***的肉洞用力向里吸吮着粗大的肉棒,阴户中那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让春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慰,每当花心被肉棒括磨撞击,她就娇吟一声好像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她是如何舒服畅快。

春歌如疯如狂地摇摆翘臀,阴精再次浇向江雨婷的大***上,高声叫道:「啊……啊……人家……又来了……啊……」而此时雨婷那根粗壮的肉棒也胀大起来猛烈地射出了精液。

春歌感觉到雨婷滚烫的阳精直贯入自己的子宫,娇美的躯体急遽一震亦达到第二次高潮的顶点而软瘫一旁。
江雨婷停止了射精,缓缓地将肉棒由春歌的阴户抽出,握着仍然耸立的阴茎走向一直在旁边欣赏这场活春宫秀的观众,雨婷似笑非笑地看着秋吟,秋吟的俏脸发烫地红起来,肉体的情慾早已被挑动的她看了那么久的床戏,现在他知道该是由她来演主角的时候了。

江雨婷握着高翘的分身靠近秋吟的秀脸,一股浓烈的腥酸气味直钻入秋吟的感官里,她主动地张开嘴将沾满精液和***的***一口吞入,好像这一点都不会令她觉得噁心。

肉棒深深地顶住秋吟的喉咙深处,秋吟用口中灵活的小舌细细舔拭沾在上面的精液和***,这黏糊地混在一起的浓稠液体的独特风味更是使她***难忍地麻痒,秋吟越来越渴望嘴中的雄壮巨物能快一点来干穿她的处女膜。

突然地、毫无预警地雨婷忽然紧抓着秋吟乌亮的秀发,肉棒在她的唇齿之间用力猛插数下射出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秋吟满脸堆欢将满嘴的阳精咕噜咕噜地吞下大部份彷彿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样。
  
江雨婷轻灵一笑:「我的小秋吟还真乖,怎样要不要婷哥哥的大鸡鸡呀?」耳边传来雨婷的轻薄浪语,秋吟不由自主地颤动着,加上方才亲眼看见她是如何让春歌屈服在她身下婉转呻吟,小屄更是火热,她娇羞地分开一双玉腿让浓密的阴毛下那湿润的肉洞与中间微张的肉缝暴露人前,秋吟细若蚊声道:「插进来吧!进来人家的洞里,快!」

雨婷一手扶住她的细腰,一手撑开那两片已经沾满***的花瓣,轻柔温和地挺起***用力顶进去,一阵剧烈的快感立刻灌满全身,可能是受到慾火煎熬太久了,秋吟对开苞的痛楚丝毫无觉反而更是热情地回应。

「嗯……好棒啊……婷哥哥奸得……我…好爽……啊…我好喜欢……啊……用力插……进来……好舒服…啊……」秋吟叫得又高又甜,秀发飘散、圆臀摇晃,若非***中混着一缕血丝,淫媚的荡相实在无法令人猜到她竟是首次破处。

两人的***紧密的交合,上半身的两对晃动巨乳亦是互相磨动,秋吟紧紧抱住雨婷的身子让她下面的阳物更深入地插弄,秋吟伸向前去吸食雨婷的甜美舌尖。
「啊……再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用力插我……啊…我要洩了……要洩了啦…」江雨婷愈加用力地插弄,秋吟的阴道急剧地收缩,阵阵阴精由阴户中激射而出,雨婷也同时登上高潮在秋吟体内射出浊腥的精液。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