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fight

算是一个避难所吧~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新人报道,有资源,终于找到组织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新人报道,有资源,终于找到组织 于 周三 八月 29, 2018 5:52 pm

muzi001


YIN虫
夏雨荷,脚斗

2 回复: 新人报道,有资源,终于找到组织 于 周三 八月 29, 2018 6:05 pm

muzi001


YIN虫
阿芸心情很不平静。不知到时应该怎么和晓静摊牌,是文斗还是武斗。正想着。门推开了,晓静进来了。
“芸姐,这么久都不来找我。是不是老公回来了,不要我了。”晓静依然是可爱的面容带着迷人的微笑。
阿芸尽量让自己平静,还在思考怎么让晓静知难而退。晓静没有注意到阿芸的表情。依然是程序性的放水,脱衣。做着准备。
“芸姐……芸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先泡一下吧。”晓静的声音打断了阿芸的思绪,抬头看见晓静已经一丝不挂。
晓静似乎也察觉到了点什么。但晓静依然微笑着看着阿芸。
阿芸也脱去了衣服,两人再一次赤裸相对。晓静看阿芸站着不动,便走过来拉着阿芸的手,“芸姐,来啊,怎么了?”阿芸看着晓静,先前思考战略一股脑的全部都忘记了。再也压制不住心中那团怒火。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晓静的脸上。晓静睁大了眼睛看着阿芸。
啊……“芸姐,怎么了?为什么打我啊。”“打你,你以为你和我老公的事情我不知道吗?”“真想不到你居然勾引我老公,做出这种事情。”终于还是让她知道了,晓静稳了下情绪,对阿芸说:“我没有勾引他,上次你让我送钥匙给他,他非要要我的电话,是他来找我……”啪……又是一记耳光。恼羞成怒的阿芸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等晓静说完就又给了她一耳光。本来阿芸并不想采取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难题。但一切想好的步骤都不能化解心中的怒火。
啪……又是一记耳光,但这次不是打在晓静的脸上。而是晓静还手打在了阿芸的脸上。
阿芸懵了,她居然敢还手。还有脸还手……“芸姐,我再给你说一次,不是我勾引你老公,是他非要缠着我。你要管去管他,别来纠缠我。”阿芸被气疯了,美丽的脸庞露出凶光。似乎要吃了晓静。晓静知道阿芸这次是铁了心要和自己干一仗。晓静也豁出去了。干就干。总不能站着让她打吧。
想着的时候,阿芸已经扑向晓静。晓静也毫不示弱,两个女人扭在一起。
房间很隔音,不是贴着门听,外面丝毫听不见里面的声音。这个208号房间,原来是这两个女人鱼水交欢的地方,如今,变成了两人的战场。
看得出来,两个女人都不是打架老手。两人双手抱着对方的头,抓住对方的头发,两具丰满性感的胴体扭结在一起,都想扳倒对方。她们不是在打架,是在角力。
晓静脚下一滑,被阿芸压在了垫子上。晓静用力一翻,又将阿芸翻在了身下。两人你来我往在垫子上翻滚着。
两人都气喘吁吁的,阿芸真没想到,娇滴滴的晓静战斗力这么强,自己都占不了什么便宜。而晓静也同样感觉到阿芸的力量。一直以来晓静都以为阿芸这种白领平时缺乏锻炼,自己应该很快可以占上风的。谁想两人翻滚了几个回个了,始终压制不住她。
两人翻滚中打翻了垫子旁的油盆,垫子越来越滑溜,两人全身上下也裹满了润滑油。
本来两人就打的难分难解,谁也占不了上风,这时再加上油的润滑作用。两人的身体犹如泥鳅一样,更难压住对方……就这样,两人一直斗到都没了力气,依然谁也压不住谁,都斜躺在垫子上,身体依然扭结在一起,两人始终都没松开抓住对方头发的手。口里喘着粗气。
“芸姐,是你老公来找的我,再说我也没打算抢走他,他还是你的老公,只是一起玩玩。你何必那么认真。”“你想和我分老公,你做梦。”“我和你的事情我都告诉你老公了,他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他当然不介意了。你这个骚货。”“哼哼,你知道我怎么跟你老公说的吗?我告诉你老公,你每次来找我都被我搞的欲仙欲死。我还告诉他,我俩磨豆腐。我把你磨的死去活来的。哈哈哈。”“你这个骚货,谁磨谁死去活来啊,就凭你个小逼。”“是吗?我的是小逼吗?比你的也不小吧!你老公都说我的阴蒂比你的粗壮,力量比你的大。哈哈哈……”“你就会吹牛,哪次不是我把你的骚蒂先顶软的吗?”“行了吧,是你先软的多还是我啊?我俩要不要再比比?”“芸姐,你好好想想吧,哪次你不是被我磨的***四溅。”“你难道没有***四溅吗?”“但每次都是你先泄啊。哈哈,芸姐,你真健忘啊。”“你老公说了,很想看我俩一起交合的样子,你敢当着你老公的面和我干一场吗?如果我输了,我自动退出。否则,不要指望我离开。再说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你自己看着办吧。”阿芸简直被气的肺都要炸了,想不到晓静居然会提出这种方式解决问题。但此时自己丝毫占不了便宜。想要这个骚货退出,只有和她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如果赢了,她也再没话说。自己在老公面前也能找回面子。她如果真的对老公说过那些话,老公一定觉得我很差劲。如果真输了也就认了,再说晓静也说不会破坏自己的家庭。想想也没其他办法了。
“你这个骚货,干一场就干一场。但我不想在他在面前,影响情绪。”“他不在怎么判断谁赢谁输呢,到时你输了不认怎么办啊!”“可以让他偷偷看,反正不要让我看见他。你明天来我家,我会提前回来,你告诉他,让他来看。看我怎么干死你。”“呵呵,好啊,明天就明天,看谁干死谁。”第四章阿芸的老公叫李生,那天晓静给他送钥匙下来,一看就晓静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晓静甜甜的笑容让李生一见倾心。缠着晓静要了她的电话。过后没几天就打电话约晓静出来。晓静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女孩子,有李生这样一表堂堂的人追求自然不会拒绝,何况,就当是寂寞的时候找个男人来陪陪,反正也没打算破坏李生和阿芸的家庭。毕竟自己和阿芸也算是有一点感情的。
第二天阿芸提前回家,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钟,比平时要早得多,一回来就回房洗澡去了。
晓静头天晚上已经把阿芸来找过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李生,也告诉了李生第二天会来他家和阿芸来一场性爱决斗,李生自然是欢喜无比,虽然有点担心老婆生气,但想想凭自己久经情场,三寸不烂的口才,以后化解老婆的怨气不是难事,所以李生早早就躲在书房等老婆回来,然后一睹两位大美人儿怎么来个性爱决斗……李生估计着阿芸洗完了,就上了楼。
阿芸的房门开着一道缝,阿芸和晓静两人已经一起躺在床上。
这一次,阿芸直接先骑在晓静的身上,两人嘴对嘴***的拥吻,阴户对在一起,用力地磨擦着。
阿芸在上面,身体上下扭动,***紧紧地贴着晓静的下面,李生终于看见两个美丽的女人,肥美的阴户粘在一起磨擦的样子是多么的香艳刺激。
阿芸和晓静就这样相互摩擦了一阵,阿芸的身体抖动得厉害,看来阿芸的身体十分敏感,李生感觉老婆要泄出来了。
这时晓静悄声告诉阿芸:“你的好老公昨晚射给我了。”阿芸的屁股扭动得更厉害了。
“他射出了好多,全部打进我的子宫里了。还有,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他已经同意我们一起做爱生孩子了,嘻嘻,我会帮你的,好姐姐。”阿芸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的身体剧烈的震颤着,***疯狂地研磨着,咬牙忍住快感。
“你这个骚货,我非要操死你。想和我共有一个老公,你做梦。”阿芸虽然处于劣势,但嘴里依然不依不饶。
晓静虽然被压制在阿芸的身体下面,但身体受到的刺激还可以忍受,嘴上自然也不输给阿芸。
“我的好姐姐,你太弱了,我稍微对你刺激一下你就会一泻千里。***四射。你怎么和我斗啊。呵呵呵,难道你愿意你老公每次在你那里得不到满足,然后再来找我吗?你还不如大方点。再说我又不是要抢你老公,老公还是你的老公。只是我们一起让他爽啊。”“你这个骚货,去做梦吧,看我怎么把你下面的骚肉磨烂。”晓静不愿意再和阿芸做口舌之争了,双手从阿芸的腰部移到阿芸的丰满臀部,向下压着。同时***配合着阿芸的动作大力扭动起来。
李生在门缝看的清楚。只见床上两具雪白的肉体重合在一起。正好可以看见两人紧密贴合的肥满阴户。阿芸的阴户在上面,情况已经非常的糟糕。因快感使得两片肥唇显得格外肿胀,向两边张开。露出黑紫的小阴唇随着扭动的身体时而颤动,时而张合,已经充分勃起的粗壮阴蒂紧紧挤压着晓静同样坚挺的阴蒂。而大量涌出的***糊满了自己的阴户,再多的就顺着阴蒂往下一直流入晓静门户洞开的阴门上。使得晓静的整个阴部同样糊满了两人的淫汁。
李生看着眼前惊艳的场景已经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女人会折腾的那么厉害。
阿芸极力忍住刚才那一阵快感。而晓静以为阿芸不会坚持太久,谁知道阿芸不但没有泄,反而越战越勇。被阿芸这么一阵连续的攻击下,***的快感已经传遍全身。两人的娇喘声在房间内此起彼伏。
晓静不想再和阿芸这样折腾下去了,她担心再不采取有效的反攻,鹿死谁手真还很难说。想到这里,晓静猛一用力翻身压在阿芸的身上,阿芸毫无防备,被晓静很轻松的压在了身下,阿芸很快反应过来。晓静准备进攻了。阿芸知道自己已经在高潮的边缘,自己在上面还可以控制进攻的节奏,如果换晓静在上,自己怎么也承受不了晓静的连续进攻,想到这里阿芸抱住晓静的腰身,用力将晓静又反压在了身下。
门外的李生看到这里不明白床上的两人在搞啥。却也不敢做声,继续看下去。
床上的两个肉搏中的女人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思。自然是都不示弱。只见床上两个性感的裸体女人你来我往,你上我下一阵翻腾,好不热闹。翻腾中一对儿肥阴也没有分开,依然死死贴咬在一起。几个回合后,两人翻滚的速度越来越慢,娇喘声越来越大。似乎体力都差不多用尽了。终于,晓静压在了阿芸的身上,看得出阿芸试着用力想把晓静翻下去,但没有成功。
晓静稳稳压住阿芸后,调整了***位,让两人的阴部更舒服的贴合在一起。然后扭动着臀部,持续的制造着快感。阿芸的喘息声越来越大,知道阿芸快泄了,此时晓静又开始调整体位,左手抱起阿芸的右腿。让阿芸的阴户朝着上方,让自己的阴户从上挤压下面阿芸的阴户,这时的情形就变成了四片肥唇互相挤压着向两边张开,肥唇中间包裹着四片频频蠕动的小阴唇。阴蒂互相顶在一起。而李生从后面看去,却只能看到四片肥唇挤压张开的情形,当然还有从四片肥唇贴合的部位汩汩流出的淫液。随着两人挤压和不断的研磨***。从两人糊满***的阴户贴合处,发出吱吱……的声响。就像那种光脚踩在泥地里声音……再看床上两个女人。此时两人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呻吟声。娇喘声。还有隐忍时发出的那种嗯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终于阿芸忍不住强烈的快感,全身紧绷,死死抱住晓静的臀部,让自己的阴户和晓静的阴户贴的更紧。身体不停的抽动起来。随着身体有节奏的抽动,李生看到两人紧密贴合的肥唇之间有液体射出,李生知道阿芸泄了,还喷出那么多淫液。上面的晓静也知道阿芸射了,自己胜利了,但她知道自己胜的很险,差点自己也一泻如注。此时她强忍着自己的快感,停止扭动。顶受着阿芸疯狂的扭动和阴部强烈的蠕动,晓静知道此时稍微一松懈自己也会一泻如注。如果是这样,阿芸就会抵赖说是两人同时泄身。
最终,晓静忍住了这一波强烈的快感,感觉阿芸全身软了下去,也感觉到阿芸的阴蒂在两人大阴唇内逐渐疲软。知道自己仍旧挺立的阴蒂已经将阿芸的阴蒂完全击败。此时晓静将身体稍微向下挪了挪,使自己的阴蒂对准了阿芸的阴洞。虽然自己的阴蒂不如男性阴茎般粗长,但依然能够感觉到阿芸湿滑的阴洞紧紧夹着自己的阴蒂。到了这个时候,下面的阿芸已经再也没有力气来反抗,只能任由晓静玩弄。只见晓静上下左右扭动着屁股……不久,李生又看到两人接缝处喷出几股淫汁。他知道。这是晓静的。
晓静把头转向门口,向李生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李生便悄悄离开,不久装作刚刚回家的样子。看到家里两个美人儿坐在沙发上。
晚餐进行得很平静,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是李生知道,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